Mitsui Chemicals

三井化学集团在2025长期经营计划中,作为环境、社会目标之一,提出“通过整体供应链来确保安全,追求高质量和公正”。
近年来,除了巴黎协定和联合国可持续开发目标(SDGs),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的大会组织委员会提出举办可持续的运动会,对物资采购等供应链提出了要求。
于是,以扩大全球经营为目标的本公司集团就如何做好供应链的措施,于2017年7月25日与公司外部有识之士举办了对话会。在本次对话会上,冨田秀实先生在演讲之后,又与本公司经营层交换了意见。

冨田 秀实先生 (tomitahidemi)

东京大学工学部物理工学科毕业,普林斯顿大学工学部化学工学硕士毕业。
在索尼株式会社成立CSR部后大约10年担任统括部长。现在,担当Lloyd's Register Japan株式会社 董事事业开发部长。
作为ISO26000策划工作组的小组长、GRI的技术咨询委员、ISO 20400“可持续采购”策划组的日本代表专家,参加了CSR相关的国际性准则的建立。
还担任东京2020奥运会、残奥会组织委员会的可持续采购工作组成员、内阁府的利用民间企业的采购加速推进WLB的调查研究企划委员会委员等。

演讲概要

近年来,不仅企业自身,承包方等供应链整体的人权和劳动安全、环境等相关问题受到批评的案例有所增多。公司自身确实履行CSR是理所当然的,包括供应链在内,都应履行社会责任,这已经成为当今世界的共同理念。联合国的商业和人权指导原则、ISO26000和ISO20400、ESG投资等也在促进企业的供应链管理,以英国的现代奴隶法为开端,美国通过了多德-弗兰克法案规定了纷争矿物规则,欧洲议会上通过了有关纷争矿物资源的规则法案,各国都加强了相关法令。同时,日本对于东京奥运会、残奥会物资采购方面也提出了考虑CSR的要求。
因此,现状是由于侵犯人权、劳工问题、不公正交易等供应链引起的负面影响,造成了诸如停止交易以及损害品牌形象、引起诉讼、企业形象的负面评价等商业危机,可说是现状。因此,必须遵守法律,并提高对交易国家法律的敏感度。对三井化学来说,也应该提高对由客户企业和机构投资人组成的供应链的管理要求。为了符合这些要求,就需要进行尽职尽责的详细调查,分析供应链,在明确其特性和环境、人权等问题的基础上,进行风险评估。根据这些要求的内容,适当地公开信息,取得利益相关者的理解,这一点也是非常重要的。
现在要求企业要扎实地运用这种供应链整体管理的机制。

意见交換

问.
对于ESG投资和CSR采购,欧洲已经先行一步了。机构投资人在重视企业的供应链措施的过程中,欧洲的企业都采取了哪些措施呢?
答.
在机构投资人的ESG评价方面,信息公开非常重要,如果不公开则无法进行评价。欧洲企业根据欧盟的非财务信息公开指令,已经将信息公开作为一项义务。日本企业尚未有法定公开的义务,所以很容易产生差距,这就是现状。
特别是有关供应链的信息公开方面,将会要求公开一系列的信息内容,如供应链的结构、高风险供应商的把握、风险监控方法、查出来的问题点以及改正方法等。最近,世界上开始出现一种趋势,就是透明度更高的信息公开,如公开供应商名单等。
问.
在公开供应链信息时,对于确保保密的必要性,你们是怎么考虑的呢?
答.
欧美型的模式中,由客户和第三方对供应商实施监督,所以,保守机密信息是个非常难的课题。因此,有必要个别交涉签订合同进行担保。但是,与频繁改变供应商的欧美企业不同,日本企业的特点是与供应商之间构建起了密切的联系。这也是日本企业的优点。与欧美企业使用监督机制相比较,日本企业采用独自契约的方式,或许也是一种不错的方式吧。

问.
企业在致力于采取供应链应对措施时,不同的国家,在ESG风险以及应对能力和方针方面具有一定差距,是否应该统一全球标准呢?
答.
现在大家关注的不是各个国家的应对措施而是各个企业的应对措施。国家的界线在逐渐模糊,全球性企业也有必要不限于国家法律而实施供应链管理。
不论环境还是人权NGO,都认识到与其攻击国家,攻击企业更能改变世界。要维护品牌价值的企业,如果受到一次批评,不论其在哪个地区经营,都会受到全世界的供应链管理的制约,其波及效应巨大。这不限于NGO,投资领域也是如此,从全球性风险评价的角度来说,国境的概念开始淡薄了。我们认为只要转换了想法,就能采取准确的应对措施。
问.
行动规范和采购标准有很多,根据哪个规范标准采取措施,以及要达到什么样的标准?
答.
重要的并不是收罗行动规范和采购标准,而是首先要评价风险,选择紧急程度高的课题开始采取应对措施。对于劳动习惯,以ILO国际劳工组织等所提示的标准为标准。另外,如电子仪器行业所使用的EIC监督标准是非常明确的。对于批评的级别来讲,可以分为较为严重的级别即要求马上改正的,到较轻的级别即允许一段采取措施的时间。我们认为在实际工作中可以作为参考。
问.
对于ISO20400,应该如何落实呢?
答.
ISO20400是关于“可持续采购”的指南,从确认如何应对各种各样的供应链这个课题来说,是很有意义的。对于三井化学来说,与跟材料相关的现有业务相比较,在新业务领域中,有的领域的供应链差距较大。在开展新领域的业务时,使用作为筛选环境和人权等方面具有风险的供应商的手段,是很好的使用方法。

问.
供应链管理中的采购平台数量有很多,应如何更好地运用?
答.
必须认真答复客户企业的CSR采购调查问卷,并提出问题要求采购平台回答。接到客户要求的营业负责人如果对ESG评价的理解不深的话,要么无法恰当地给予答复,要么放置一边不予理会,这种例子并不少见。这种做法的危险性在于,它可能造成停止交易以及要求改正的严厉举措。在中央进行汇总整合,构建起可在公司内提升员工理解力的机制,也是非常重要的。
另一方面,对于自家公司的供应链管理,不同的行业也是各有各的特点的。最好认真研究、灵活运用平台,并在此基础上,打造出自己独特的方法。
问.
在整体供应链上致力于使公司对环境・社会做出的贡献可视化时,有哪些需要注意的地方吗?
答.
Blue Value、Rose Value 等各产品贡献的可视化,是一项非常有意义的工作。认定工艺的LCA评价中就有关于供应链的评价。比如,要是能提出如下方案,“通过如此改变供应链,就可以对环境做出更大的贡献”,这不就是非常有意义的吗?
但是,也存在着风险,就是我们虽然在讴歌对环境和社会做出的贡献,但是,万一供应链方面发生了重大问题的话,就会毁损对环境和社会做出贡献的产品自身的名誉。我想在三井化学集团的事业中,这种风险是较低的,但是,还是要做好对于风险的准备和事先的调查工作。

结束对话

企业的责任范围,不仅仅在自己公司,而是扩大到了整个供应链了。例如,在您讲演中提到的英国现代奴隶法等,如果因为对其他国家的法律理解肤浅而采取措施相对缓慢的话,就会毁损企业的价值。我们应重新认识到供应链发生的问题,就是企业的风险,有必要采取相应措施。
但是,对于供应链绝不能仅靠一个部门就能采取应对措施。我想这是一个以企业公关部为中心,各部门均具有较高的意识的部门间横向结合的课题。
本公司集团,将为落实2025长期经营计划中确定的“通过整体供应链来确保安全,追求高质量和公正”的方案而努力。

代表董事 社长 淡轮 敏